这里欢小,最爱百草~❤

【UT】Frisk X Sans 让他的“心”彻底留下 (2)

*看了全员向手书导致心灵净化,写起来没感觉了(写个毛)
*期末考试后还没领成绩单的我是最嚣张的我ヘ( ̄ω ̄ヘ)♪
*囚禁play ,不要中性福设定了,就                                                            南孚(男福)!?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13+
*大部分sans视角

here we go!

*即使再怎么努力终归都是徒劳,敌不过他的决心啊。这么想着的sans有些落寞的闭上了眼。

*攻击的音效在他的腹部传出,发出番茄酱喷涌而出的黏腻声响回荡在灰尘飘荡的审判厅里。

*『heh,看来你通过了我的特殊攻击啊』他静静捂着毛衣上还在涌出鲜红的大口子,朝那孩子屈服般跪下了身躯。奇怪的是,过了良久,没有死亡,只有熟悉的心痛感觉死死勒住受伤的灵魂。

*查看,0.5/1 HP ,sans挣扎着抬起头来做了个怪异的滑稽表情说,『heh看来...你杀人的决心不够强啊?或许你只是想看着别人痛苦的模样罢了,依旧那么混蛋。想要我为此感谢你吗?』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疯狂的笑声从那孩子口中尖锐传出,已经黑得看不见光亮的瞳孔微眯着,『真是...把我当成垃圾看待了呢。就是因为我对你表白吗?我那么令你讨厌吗?!』

*又是嘲讽的笑声只不过带着虚弱『heh,我觉得你心里早就有数了』

*.........

*被惹怒了吗?heh,果然孩子就是孩子啊。明明再也不熟悉不过的家中,sans却感受到了从未感受到的寒冷,倒不至于恐惧毕竟没什么他没体会过的了。是因为没开灯的阴暗还是因为他兄弟的离去?不管是那个都让sans浑身不自在,扯动了下背在身后的锁链,发出叮叮当当的铁细碎的碰撞声,慢慢消散躲到什么都看不清的角落。

*咔哒,已经关闭了接近...他也不知道多久的门打开了,脸色明显降了几个色度的frisk依旧穿着蓝粉色毛衣,只不过多了些鲜艳的红色。手中提着一个mtt汉堡店的口袋,毫无兴趣的sans偏过头假装睡着了。

*『sansy~快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只有frisk的心跳声。『行了,别装睡了。不想吃点东西吗?在汉堡裤哪里“买”的。』迫于无奈,sans无力地提起头,用空洞的眼眶盯着袋子,里面的丝丝血迹已经表明自己的大致身份。

*塑料摩擦发出的琐碎声令人心烦,打开时更有血粘稠的声响令人作呕。他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坨汉堡似的东西,像是把它当做宝贝。两片撒着芝麻的面包,一片枯黄的菜叶,红色粘稠的酱汁还是番茄酱吗?最显眼的还是那一堆暗红色的似肉非肉的块状物。『瞧啊~一个汉堡,里面还有你最喜欢的番茄酱呢~』他捧着那东西笑了,笑得就跟以前的frisk一样。

*『吃吧』frisk递上了那东西带着可爱的微笑,又瞟了一眼sans手上的镣铐,『啊~看我这眼力劲儿,都没有注意到sans手很不方便,对不起对不起,我来喂sansy~』他鸭子坐的姿势坐在sans的面前,用两只全是血的小手捏着汉堡伸到了sans的嘴边。

*『。。。。』没有反应。『哎..sans快吃啊,手已经举酸了啊!』没有反应。他放下了手,歪着脑袋不解的问『为什么不吃啊?sansy』

*『我不会...』在sans刚愤愤地张开嘴准备开始毒骂时,他将那东西瞬地塞向了sans的嘴中,但sans极快地做出了反应,“食物”一下撞在他的门牙上,那东西一下被撞散开掉落在地。

*『呵!』frisk在愣神地盯着那坨东西一会儿后发出冷冷的笑声,便蹲下捡起了几块黏腻的肉,那毫无任何表情的脸对sans散发着压迫感。突然,他左手把sans的脖子按在墙上,右手把那东西一股脑地塞向他的脸,用手指把它们从sans的眼眶和鼻孔里一点一点全部推进去。

*sans没有肺,不然他可不会好受,他一定会咳嗽到呛出眼泪和血液,而那正是frisk想要看到的。不到两秒,那东西便被sans吸收到了体内,hp恢复满了,可他一点也不好受。那红色的确实是他爱的番茄酱,但那肉是真的肉,还是生肉。对于从未吃过肉的怪物来说这真是一顿大餐。他想着自己吃着自己的同类便忍不住打着干呕,『呕,咳咳,你这混蛋!那是什么鬼东西?!』

*『啊啊~sansy。我为了找除了自己以外的肉跑遍了整个地下才抓到那只小白狗』。。『呕,,呕』。。『下一次自觉一些说不定会好受一些呢~』

*他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站起来,往前一步埋头亲了一大口sans的头。『那...有事就叫我的名字吧~』说完便走向了门口....

@香G pie  为了不辜负你的期待,大半夜的更了。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只喜欢不长不短的小长假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