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欢小,最爱百草~❤

【UT】frisk x sans 让他的“心”彻底留下(1)

*突然逆cp,其实sf   fs我都吃啦*٩(๑´∀`๑)ง*(是没有性别的中性福啊啊啊)
*黑化衫和黑化福注意,可能略微emm    13+ ??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偶尔看见的一种病哎,觉得很有趣就写了,实在ooc
*至于是什么个症状,自己百度去啦!(งᵒ̌皿ᵒ̌)ง⁼³₌₃

*突然特别想写文是怕放暑假两个月不更文或图会变0粉,求你们不要离我而去(இωஇ )

here we go!

*当那句在frisk大脑盘旋了足足一个星期的话说出口时,换来的是大家的沉寂,他们的眼神齐刷刷锁定在站着还依旧微微打着瞌睡的骨头,他头顶盘旋着几个大写的“Z”来表示自己的状态。不知是那个不嫌事大的孩子扯了下sans的蓝色外套,他这才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用白色魔法眼珠平静地望着那头快低到地上的孩子。

*他深深吸了口气,满不在乎地打了个哈切,『哈?怎么了?都那么看着我,我骨头上有脏东西吗?heh』
『sans!你....』papy刚开口想对他让人放不下心的兄弟说些什么却被略显颤抖的声音打断了
『不!没有,只是说你居然这样都能睡着实在是太扯了,啊哈..哈哈.哈?』frisk转过身大步往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走去。大家不知该留下来和sans说些什么还是该上前追上frisk,但当他们犹豫时却没发现那置身事外的sans已经用他的时空把戏传送走了。

*他静静地跟在她的后面,没有任何语言,已经走到一个全是暗淡星辰的湿润地区了啊。
『你是故意装作没听见的吧?sans』前面的孩子停住了脚步,盯着自己快磨破的鞋尖说着,也不清楚是在跟自己说话还是在祈求答案。
依旧,没有,回答。他转过身一把抓住那骨头的衣领,望着sans眼里望不见底的黑暗不顾一切地喊出声
『我喜欢你!sans!听见了吗?!我..爱你!』

*又是一阵沉寂,他才从牙缝里挤出略显嘲讽的笑声『puffff,就这样?』frisk一时没有料到他的反应会是如此,不知所措地松开衣领往后退后几步,重新变回平日乖巧的frisk,『如果你想说的只有这些,那么我问你,你想要我对此做什么?接受你的告白然后和你作为情人生活下去?』frisk不禁涨红了双脸,把头垂得更低了些。

*『heh,得了吧,我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又又又是无端的沉寂,frisk讨厌这沉寂,这让他无法去想其他的事情来阻止sans这句语言尖锐地刺进他害怕又紧张的脑袋里。

*『我们同性先不说了,我不反对同性恋,物种不同也算了,跨物种恋也不算令人厌恶。我恶心的是....你啊,你真令我恶心。你把我当什么?你以为我喜欢你?放下你的自大吧!狂妄之人,要不是那位老女士的嘱咐,你早在见到我的第一眼横尸此地,对于我来说,你只不过是一个乱用庞大力量操控别人的小屁孩。因为你可耻的好奇心来丢锅吗?』frisk开始轻微的颤抖,刘海挡住了脸上的表情,却挡不住sans一句接一句劈头盖脸的辱骂。

*『你会喜欢我只是因为我知道你那跟你同样恶心的秘密..而已』

*..........

*当sans在最后结局和toriel站在一起讨论学术时,那frisk像是要用眼神杀死他俩似的,他根本还没通过结界 去完成属于大家的完美结局  就毫无犹豫地点开了界面,选择了“重置”。

*..........

*满天的灰尘如同烦人的蝇虫一般在空气中坐着无规则运动,稍稍一些飘到sans的头上,sans终于有些厌烦的扯着戴上了白色兜帽。是的,当他说出那些话时就明白会发生这种事,到也不是说他想要这种事发生,只是他知道这不可避免。毕竟..谁不会想体验另一个结局是什么样子的呢?那些违心的话只是加快发生的速度罢了。但这终归有些让他不自在,因为他也算对frisk有着稍稍超越朋友的一点情感,但终归和怪物的死亡一起变为灰尘。

*在审判庭内,金色的代表正义的光辉打出罪恶之人黑暗的影子,神圣的钟声警醒着对面孩子最后的一丝良心,可惜除了决心,什么都没有。

*他带着把小刀,来了。

评论 ( 6 )
热度 ( 38 )

© 只喜欢不长不短的小长假ā | Powered by LOFTER